安徽省民政厅答复:“玫瑰联盟”没有在民政登记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8-11-08 03:26:24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湖北网友段厚亮终于收到了安徽省民政厅邮寄给他的《关于信息公开申请的答复》。


2月24日,微信公众号廉政空间披露了一自称在香港注册成立的基于网络社群所形成的高端女性企业家联盟组织“玫瑰联盟”,打着“精准扶贫”的旗号,高调举办了“首届玫瑰联盟年度盛典阜阳市旗袍文化协会揭牌仪式暨颍州区精准扶贫对接仪式”这一政商不分的敛财活动。


事实上,“玫瑰联盟”在香港既没有注册地,也没有办公场所。



玫瑰联盟”为企业授奖,众多新老政府官员捧场。(图片来自网络)


安徽阜阳“玫瑰联盟”是否合法?湖北省十堰市竹山县得胜镇圣水村居民段厚亮(下图)向安徽省民政厅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安徽民政部门公开如下信息:



    1,安徽阜阳“玫瑰联盟”是否是登记注册的合法社会组织?


    2,如果认定阜阳“玫瑰联盟”是非法社会组织,民政部门将采取怎样处理措施?


    3,安徽阜阳民政部门是否知道“玫瑰联盟”没有在民政部门注册登记,是否涉嫌不作为?


    4,如果阜阳“玫瑰联盟”有违法犯罪情况,是否及时向公安机关移送案件?


安徽省民政厅在收到段厚亮的《信息公开申请书》后,“高度重视”他申请公开的事项。因反映的“玫瑰联盟”主要在阜阳地区开展活动,根据社会组织“分级负责,依法监管”的原则,安徽省民政厅第一时间责成阜阳市民政局进行认真、细致的调查核实,对他提出的问题逐一进行了答复。



一,关于安徽阜阳“玫瑰联盟”是否为登记注册的合法社会组织的问题。


    答复:经阜阳市民政局核实,该市没有登记名称为“玫瑰联盟”的社会组织。


【点评】:国家民政部对非法社会组织是这样定性的:非法社会组织是指未经民政部门登记擅自以社会组织名义开展活动的组织,以及被撤销登记后继续以社会组织名义活动的组织,也包括筹备期间开展筹备以外活动的社会组织。阜阳市没有登记名称为“玫瑰联盟”的社会组织,“玫瑰联盟”就不得以社会组织名义开展活动。换句话说,“玫瑰联盟”以社会组织名义开展的任何活动,都是不合法的。


二,关于“如果认定阜阳‘玫瑰联盟’是非法社会组织,民政部门将采取怎样处理措施”的问题:


    答复:经查,安徽阜阳“玫瑰联盟”系安徽宝文投资有限公司(法人代表韩某,女)申请,于2018年1月7日经国家工商管理总局商标局批准登记注册的企业商标字号。也就是说,经过调查,安徽阜阳“玫瑰联盟”系企业注册商标,并不是在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组织,不属于民政部门处理范围。


     【点评】:在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组织自然是合法的,合法的自然不用“处理”;没有在民政部门登记的,又“不属于民政部门处理范围”。按照这个逻辑,所有没在民政府们登记的非法组织,岂不都与民政部门没有半毛钱关系?


按照阜阳市民政局核实的情况,阜阳“玫瑰联盟”系企业注册商标,今年1月7日批准登记注册。但在2018年1月7日商标登记注册之前,“玫瑰联盟”就已经以社会组织名义开展活动。


2015年3月8日晚,阜阳玫瑰联盟举行了首场线下派对酒会,筹集了3万多元“善款”。


玫瑰联盟自己都承认是一个基于互联网社群模式的高端女性企业家联盟组织,会员1万多家,美女成员3000多个。阜阳市民政局是如何“调查”的呢?有1万多家会员的联盟组织怎么就“不属于民政部门处理范围”了呢?



2015年3月8日晚,阜阳玫瑰联盟举行了首场线下派对酒会,筹集了3万多元“善款”。




今年1月9日,商标局批准登记注册才两天的玫瑰联盟“隆重举行阜阳市旗袍文化协会一届一次会员大会”,阜阳市民政局副局长王海燕和阜阳市民政局民间管理办公室主任郏振林出席大会(下图)。



    既然阜阳“玫瑰联盟”系企业注册商标,并不是在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组织,阜阳民政局的头头脑脑冲着“企业注册商标”出席的哪门子协会会员大会?企业注册商标“玫瑰联盟”下面的“阜阳市旗袍文化协会”又是如何在阜阳市民政局完成注册登记的?    


三,关于“安徽阜阳民政部门是否知道‘玫瑰联盟’没有在民政部门注册登记,是否涉嫌不作为”的问题。


    答复:依法查处非法社会组织,是民政部门义不容辞的工作职责。对打击整治非法社会组织,全省各级民政部门始终保持着发现一起、严查一起的高压态势,绝不姑息。事实上,阜阳市民政局得知“玫瑰联盟”涉嫌非法社会组织活动后,立即开展了调查核实工作。经核查,“玫瑰联盟”系企业注册商标,不属于社会组织范畴。应该说,阜阳市民政局的核查工作,厘清了“玫瑰联盟”的性质,为民政、工商等相关部门下一步工作计划打下了基础。


    【点评】:“义不容辞”、“发现一起、严查一起”、“绝不姑息”,听起来是如此的“伟光正”!安徽省民政厅“经核查,‘玫瑰联盟’系企业注册商标,不属于社会组织范畴”这个答复相当有欺骗性。正因为“玫瑰联盟”没有在民政部门登记,正因为“企业注册商标”干了非法社会组织干的非法的事情,才是民政部门当管、该管、非管不可的分内之事。


    阜阳的企业注册商标以“香港玫瑰联盟”名义开展活动,这不正符合非法社会组织的特征吗?不正是民政部门要依法打击的对象吗?


四,关于“如果安徽阜阳‘玫瑰联盟’有违法犯罪情况是否及时向公安机关移送案件”的问题。


    答复:依法打击违法犯罪,每个单位、每个公民都有着义不容辞的责任。“玫瑰联盟”属于企业品牌,所开展的活动属于企业行为,不属于民政部门监督管理范围。如果“玫瑰联盟”有违法犯罪情况,工商、质监等政府相关职能部门会依法依规严肃处理。


    【点评】:这个皮球踢得有点不知羞耻!


去年底以来,各地民政部门纷纷重拳出击,对本辖区内非法社会组织进行摸排和打击,依法从速采取相应处理措施。截至目前,共取缔、劝散非法社会组织300多个,初步形成了对非法社会组织“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社会氛围。


3月28日,民政部、公安部又联合召开打击整治非法社会组织专项行动部署工作视频会,部署自2018年4月1日至12月31日,在全国范围内联合开展打击整治非法社会组织专项行动,玫瑰联盟主办的“首届玫瑰联盟年度盛典阜阳市旗袍文化协会揭牌仪式暨颍州区精准扶贫对接仪式”,正是国家重点治理的非法社会组织利用“精准扶贫”等名义骗钱敛财的打击整治对象。




如果说是“企业行为”,2月6日玫瑰联盟年度盛典时,阜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康健、阜阳市政府原秘书长李子鹏、阜阳市委党校原常务副校长张文彦、阜阳市发改委原主任王彬、阜阳市招商局原局长于孝堂、颍州区委人大常委会原主任张叔平、阜阳市交警支队原支队长夏怀金、阜阳市地税局原副局长锁仁凌、阜阳市自来水厂党委书记张华飞、阜阳市工商联原主席何彬、颍州区统战部副部长,工商联党组书记陈勇军等领导盛装出席,颍州区副区长屈凯讲话……怎么会有如此多的新老领导去给“企业行为”站台?




首届玫瑰联盟年度盛典现场,颍州区副区长屈凯讲话。


明明是以香港玫瑰联盟这一非法社会组织的名义举行的盛大活动,因为忌惮于众多领导湿身其中,就将未经民政部门登记擅自以社会组织名义开展的非法活动硬往“企业行为”上靠,把皮球硬往其他职能部门的门框内踢,意图推卸自己监管失职的责任。当管不管,该管不管,这是不作为呢,不作为呢,还是不作为呢?


段厚亮说,他依法申请信息公开,就是要让人们看清楚,“玫瑰联盟”是合法还是非法,如果是非法组织,为什么还能堂而皇之地以社会组织名义开展活动,且有那么多的新老领导喜乐站台?但这份踢皮球式的答复,让他非常失望。(作者/宾语 照片由网友提供)(宾语的廉政空间微信公众号:lzkj328)

   

宾语的公共微信账号:lzkj328(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QQ:622006317

腾讯微博(@宾语):

http://t.qq.com/binyu

新浪微博(@宾语的廉政空间):

http://weibo.com/u/2290466910

同名博客“宾语的廉政空间”总阅读量已超过6亿人次。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