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伴娘们,我后悔结婚了!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10-08 15:32:00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男子比女子的衣饰简单,他借着厢房那边的洗漱间已梳洗一番,重新换了件衣服。   见姜宪准备好了,他接过了情客手中的斗篷帮姜宪披在了身上,并温声道:“太原的夜晚还太冷,可别大意,小心着了凉。”   姜宪笑眯眯地望着他,任由他行事。   李谦不由仔细地打量了她几眼,见她这些日子虽然连着赶路却面色依旧红润,眉眼精致如画,神色间还透着几分难得的温顺,他顿时心中一跳,忍不住俯身在她嘴角亲了一下,这才牵了她的手往外走,并且一面走,还一面道:“我刚才看到谢元希了,你让他去做什么了?”   他很喜欢姜宪指使他身边的人帮她办事。要知道,愿意帮姜宪办事的人多的是,她能指使自己身边的人,正说明了对他的信任,也是对他身边之人能力的肯定,对他用人眼光的肯定,这让他觉得自己和姜宪更加亲密无间。他平时并不过问,今天也不过是怕姜宪甩开他的手——自那晚姜宪告诉他她为什么生气之后,他还没有机会好好地和姜宪说说话,不知道姜宪心里是否还怨怼他。   姜宪也正想着这件事。   他们会在太原停留两三天,好让李长青向他的朋友同僚炫耀一下自己的儿子,也借着这个机会和山西的官吏们走动走动,加深认识,以后有什么事也能互相帮衬一下。   回到了自己家里,诸事方便,李谦得了这个机会,以他狼崽子似的劲头,肯定不会忍着的。   她只盼他能把自己的话听进去。   难道男人开了荤就会变得不一样不成?   李谦是个毅志力很坚强的人,他应该能控制得住自己才是啊!   难道李谦也和那些普通人一样?!   姜宪想想就觉得有些苦闷,可望着李谦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倒也不好扫了他的兴,面上笑盈盈地由他牵着,去了大厅。   他们傍晚才到,此时已夜幕降临,大厅内外点满了灯,灯火辉煌,远远地就能听到李长青爽朗的笑声。   姜宪不由庆幸自己临时改变了主意,能让李长青这样的高兴——能逗得长辈们开怀,做小辈的会觉得很骄傲。   她挣脱了李谦的手。   走在她前面半步的李谦不解地回头。   姜宪抬了抬眉梢,看了看大厅里川流不息的仆妇。   李谦微微地笑,轻轻抚了抚她的面颊,如寻常夫妻一样走在姜宪的前面,进了大厅。   李长青见了,心里就更高兴了。   儿媳妇敬重儿子,以姜宪的身份,说明喜欢自己的儿子。做为父亲,还有什么比儿子儿媳妇夫妻和顺琴瑟和鸣更让他欢喜的事?   李长青忙招呼姜宪:“郡主,来,来这边坐。”   或者是因为特别高兴,今天的家宴没有像平时那样男一桌女一桌隔着屏风摆放,而是学了汉制,大家席地而坐,每个人面前一个小案,分食而聚。这样的好处是可以男女同席,又能以尊卑定席位。   李长青指给姜宪的位置,是他右手边第二个小案。   汉制里以右为尊。   通常最尊贵的位置是右手边第一个位置,其次就是李长青指给她的位置。   李谦是长子,自然要坐在第一个位置,而她做为长媳,越过了在场的三子李驹坐在了第二的位置。   这是李长青对她最大的肯定。   姜宪行礼,端庄地跪坐在了小案后面。   姿态优美的如同参加保和殿的大典。   李长青的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得让李谦给他多生几个孙女才行,不然可惜了姜宪这通身的气派。   他等李谦一坐下就开始吩咐上菜。   这让坐在他左手边第一个小案后的何夫人脸色有瞬间的僵硬。   她的小儿子李驹还没有坐下来呢!   但不知道李长青是没有注意到还是压根就没有把这个儿子放在心上,他笑着问姜宪:“太皇太后的身子骨可还好?镇国公和夫人的身子骨可好?这次去京城可吵了他们。我这次偶然的机会得了两支上好的百年老参,等会让你大姐拿给你,你让人带回去给太皇太后和镇国公夫妻补补身子。”   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娶进来的媳妇就是自己人。自家人去麻烦了别人,自然是要重礼答谢的。   姜宪知道李长青素来看重自己,恭谨地低头应诺。   李长青老大宽慰地点了点头,端起了酒杯,道:“宗权这次能立下这样的大功,我虽然教得不错,可大儿媳妇帮他疏通人脉,谢先生帮他掌管文书,也都有功,我敬大家一杯!”   “不敢,不敢!”谢元希忙站了起来,举着酒杯笑,“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大局还是靠大人审时度势,才能得胜归来,还是要感谢大人的英明。”   “你也不用夸他,我养的儿子我自己清楚。”李长青喜笑颜开,毫不谦逊地道,“他是个有本事的。可一个好汉也要几个人帮,你们就是他的帮手,这一杯要先敬你们。”   他粗俗地夸着李谦,姜宪却只觉得热闹有趣,在旁边看着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地敬酒,兴致盎然。   李谦看着姜宪,嘴角的笑意就更深了。   何夫人却觉得很是无趣。   要不是李雪劝她,要为李冬至和李驹打算,一个德言有损的母亲不仅会影响女儿的婚事还会影响儿子的前程,她怎么忍得下这口气坐在这里给李谦俩口子做面子。   何夫人朝儿子望去。   李驹却一个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给她,反而两眼放亮光地望着李谦,满满的全是祟拜之情。   第六百章 小别   何夫人顿时心情低落。   她不得不承认李雪说的话有道理。   儿子指责她的时候,不就是说她对高妙容太好了吗?那也是因为她希望从外人那里得到更多的关注,让她知道原来她在外人面前并不像李长青说得那样一无是处。   她想到小时候还挺活泼可爱现在在她面前却越来越沉默的李冬至,家宴一结束,她立刻叫了小穗过来,问:“前些日子老爷送给我的那几颗南珠放哪里了?明天把之前给郡主打过首饰的那家银楼的师傅叫到家里来,这没两个月就要过端午节了,我想给大小姐打对耳环带过去。”   也算是她这个做母亲的关心!   小穗闻言立刻笑容满面,连声应诺,并给何夫人出主意道:“大小姐在西安听说和康家的两位小姐关系很好,常得两位小姐的陪伴,您看,要不要也给两位康小姐送点什么东西,给大小姐做做面子?”   何夫人见了面色微凝,答非所问地道:“我给大小姐送东西,你很高兴?”   小穗不知道自己哪里又触动了何夫人,忙道:“奴婢是想着大小姐和夫人毕竟是母女,她虽然跟着郡主在西安生活,可心里肯定也惦记着夫人,夫人给大小姐送东西去,大小姐知道夫人也惦记着她,肯定会很高兴的……”   连个丫鬟都能看清楚的事,她这些年来却一直如同盲人。   孩子是自己肚子里掉下来的肉,她怎么会不心疼呢?   何夫人眼睛微红,对小穗道:“你很好。”转身从首饰妆奁里拿出一对金耳环道,“难得你这样用心,这个给你拿去戴着玩吧!”   小穗大吃一惊,随后又面露喜色地接过了金耳环,恭声道着谢。   何夫人身心疲惫,上了床就很快睡着了。   姜宪却倍受煎熬。   李谦倒是答应她不再孟浪,两人温柔缱绻地温存了一次,李谦亲自把姜宪抱着放在了洒满玫瑰花瓣的浴桶里。   姜宪看了哭笑不得,道:“你就这么喜欢玫瑰花?”   她身边的人都知道她的性子,她沐浴时并不拘泥于什么样的花,而且各花有各花的秉性,各花有各花的好处,情客给她准备淋浴汤的时候,会根据她的心情洒上不同的花瓣。可自从李谦第一次见到她沐浴时浴桶里洒的玫瑰花瓣之后,她的花浴就全都变成了玫瑰花,这样的变化来自于谁,她不动脑筋也能想得出来,而且他还特别喜欢密密地洒上一层,像要用玫瑰花把她给包裹起来似的。   李谦目光深邃地望着她,眸底有淡淡的星光,像顽强的火种,坚强而又执着不愿意熄灭。   “这样好看!”他声音低沉地回答,这让姜宪不由就想起刚刚两人亲热的时候他一边悸动地在她身体里律动,一边用这样的声音嘶哑地喊着她“心肝”,她的心立刻骚动不己。偏偏李谦还拿着帕子一副要给她清洗身子的样子。   姜宪忙道:“我自己来就好!你去歇了吧,我马上就来。”   李谦想了想,放下了帕子,手却伸到了密密麻麻的一层玫瑰花瓣之下,细细抚玩了半天她胸前的丰盈,看着那挺翘白嫩如蜜桃的乳儿在半隐的水面下随着他的手变化成各种的模样,听着姜宪的喘息声变得急促而惊慌,他这才恋恋不舍地亲了亲姜宪的嘴角,离开了净房。   姜宪半晌才匀过气来,看了看自己身上并没有留下什么惹人眼眸的痕迹,这才喊了百结进来服侍她洗漱。   可没有想到的是,她一回到床上,就又被李谦捞进了怀里。   “保宁,给我抱抱!”李谦把头埋在了姜宪的脖间,深深地吸了口气。   那眷恋的样子,让她心中一软,也就顺着心意不仅没有去阻止,还纵容而又溺爱地把他也抱在了怀里。   可狼崽子就是狼崽子,安静不过一盏茶的功夫,李谦又开始蠢蠢欲动。   姜宪实在受不了了,提醒他:“明天一大早我们可是要去祠堂给老祖宗们上香的。”   “我知道,我知道。”李谦喃喃地道,手却像粘在了姜宪身上似的,片刻也不愿意拿出来。最后居然开始从她的额头到鼻尖,到脸颊,到脖子的亲吻她……不管她怎样,实实在在地吻遍了她的全身,还在那里美其名曰地道着“保宁,我不干什么,就让我亲一亲”……姜宪被亲得腰都软了,只能全身无力的娇喘,拒绝的话说出来也像是挽留……直到李谦反复地在她大腿根的嫩肉上嗫出一个个的红印子时,姜宪的眼睛已经妩媚的可以滴出水来。   她忍不住娇声地喊着李谦的名字,在李谦顺着她的意思亲吻她的时候把李谦压在了身下……   李谦自然是心满意足,好一顿饱食。   姜宪却不知道如何是好。   止又止不住,不阻止他吧,自己软成了一滩水,躺在那里指甲尖都不想动一下。   而且,她已经接二连三地洗了三次澡了,还有一次是在水里,弄得到处都是。   这样下去不知道她的皮肤会不会因为时常泡水而变得越来越差啊?   姜宪心里烦得不得了。   不知道是烦李谦不听她的话还是烦自己怎么就没能忍住。   她恶向胆边生,一脚踹在了李谦身上,嘟着嘴道:“你睡外面的大炕上去。”   李谦如一只餍足的老虎,知道姜宪有些恼羞成怒,哪里还敢惹她?哪里敢就这样丢手走开。被踹之后他不仅没有乖乖地起床,还顺势抓着姜宪的脚踝沿着细白笔直的腿亲了上去。   姜宪又感觉到了一阵腰软。   这家伙一定是故意的。   姜宪又急又气。   她要是再随着他,早上就别想去祠堂上香了。别人若是猜出他们是小别胜新婚,她也就没办法做人了。   可李谦却像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是亲了亲她就不再闹腾,反而转身出了屋。   第六百零一章 改时   姜宪愕然地望着李谦的背影,难过又委屈。   她事事顺着他,不过是今天做得狠了些,她不愿意,他就能真的丢下她就走,以后难道再遇到这种事的时候自己只能隐忍退让不成?   那她喜欢的、爱慕的那个李谦哪里去了?   早知道这样,她还不如去做太后,和李谦眉来眼去,免得坏了他在她心目中两世的情意。   可她这念头刚刚闪过,就见李谦亲自端了盆热水进来,衣袖还挽到了手肘,露出健壮的手臂。   “你……”姜宪知道自己误会了李谦,有些赧然。   李谦当然不知道姜宪刚才在想些什么,他以为姜宪这是害羞了。   他把铜盆放在了旁边的小杌子上,拧

我要推荐
转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