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惨死的玫瑰,只看不哭

-回复 -浏览
楼主 2019-09-10 16:05:06
举报 只看此人 收藏本贴 楼主

今天大卫工作室,特别推荐一组图文照片,这是文革中惨死的女性, 看到第一张我没忍住……哭了,为这些死去的玫瑰,这些共和国的公民,这些活生生的美丽,照片不敢看(有的甚至照片都找不到),太美了,太惨了,我们这个民族,是在血与泪中过来的。列宁说,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那些想为文革翻案的人,好好地看一下,我们都是有儿女的人,我们的后代如何看这个时代的我们?


文革惨无人道,难怪人民日报连夜发文否认文革,请注意是连夜发文,时间是凌晨,00:40分,截图如下——

 



后面特附上大卫一首小诗

献给这些美丽的女性

愿每一行诗

能化作洁白的鸽子

能给这些死去的冤魂

送去小小的抚慰。




孟 爽,文工团孔雀公主,1966年9月晚演出归来摸黑开台灯时不小心碰碎毛主席石膏像,在偷埋碎片时被人发现。文工团设立专案小组对她暴力审讯42天,吊打、大头钉扎脚、烟头烫腿肚、挨饿、强奸、灌屎尿致其昏死,要她承认“对毛主席怀有刻骨的阶级仇恨”,熬刑不过的她用一块垫床脚砖头砸裂脑袋而死。







李香芝,江苏省歌舞团美貌女演员,因写了一份意见书要求中央首长不要带头找女演员陪舞,被污为“恶毒攻击无产阶级司令部”,关押两年威逼、殴打、饿饭、超噪音折磨,最后被酷||刑逼疯,于1971年9月2日未经任何审判程序,仓促被拉到省京剧团参加一个公判大会,绑赴刑场执行枪决





官明华,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四师女医生,因1969年在日记上写有“金黄色的太阳仍挂在防风林的上空,放出金色的光彩。”被污为影射“毛泽东思想日落西山”,打为现行反革命,受尽酷刑折磨后仍不服罪,1970年被判死刑,次年三月十二日执行枪决。为防她喊“毛主席万岁”,在嘴里塞上竹筒




许连荣,23岁少女,新金县夹河庙公社人。1968年县武装部副部长王立龙为了抓阶级斗争典型,诬陷许连荣用美色勾引革命干部。其父李长家在酷刑之下屈打成招,判刑十年。其后许连荣受尽凌辱折磨,熬刑不过自诬招认,回家后连夜和父母兄妹一家七口写上遗书盖上血手印自缢身死。尸检结果处女




李秀清,20岁。父亲李文田在文革期间被打成现行反革命,1968年其母薛淑英被工作组队长刑刚押到革委会批斗侮辱。刑刚听说她家有个漂亮女儿,就在深夜带着几个打手闯进薛淑英家,把其女李秀清扒光衣服,捆在长凳上进行轮奸,一歹徒还用烧红铁棍烫其乳房,导致李秀清气绝身亡,薛淑英悬梁自尽





李九莲,江西赣州冶金机械厂学徒工,1969年给部队男友写信质疑文革被男友出卖,以现行反革命罪被捕入狱,因不屈判死刑,1977年12月14日执行。临刑前为防她呼冤喊口号,竟灭绝人性地把她的下颚、舌头用一根尖锐的竹签穿成一体,死后尸体抛弃荒郊



钟海源,江西赣州小学女教师,因声援坚守良知说真话的李九莲被判刑12年,在狱中被严刑拷打仍坚贞不屈,被改判死刑。临刑时南昌92野战医院住着一位高干子弟患肾功能衰竭,急需移植肾,最好能从活体上取。于是钟海源在枪决前被野蛮活体取肾!遗体被92野战医院拉走,供医生们作解剖标本。





严凤英,黄梅戏天才表演艺术家,以主演《天仙配》、《女附马》闻名。文革中以“文艺黑线人物”、“宣传封资修的美女蛇”,国民党潜伏特务屡遭凌辱批斗。1968年4月7日夜被迫自杀身亡。死后连尸体也不放过,因怀疑她腹中藏着特务密电和微型收发报机,被残忍剖开腹部,翻肝捡肺一一排查




黎 莲,因给部队服役男友写信质疑文革被男友告发判死刑,1970年枪决时年仅18岁。临刑前在囚车上被活体取肾,四个冷血军医把她按在车壁上,衣服往上一撸,没使用任何麻醉药,一把锋利的手术刀就在她的右腰处划开一条半尺长的裂口,一个血淋淋的肾从里面摘了下来,来不及缝合就押往刑场





林 昭,北大美丽才女,57年因说真话被打为右派,后囚于上海提蓝桥监狱,狱警多次企图强暴她,为了尊严她只好把裤子和上衣缝在一起。狱警恼羞成怒,每天指使一大群女流氓对其进行长达几小时凌辱式批斗。1968年4月29日被秘密处决。次日刽子手上门向其家人索要五分钱子弹费,其母随即发疯






张志新,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干事。在文化大革命中批评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她的监禁生涯从1969年到1975年一共持续了六年,张在狱中多次被轮奸,刑前已被逼疯,用馒头沾着经血吃,坐在大小便里。最后被枪决,监刑前为防喊口号拿一把生绣的小刀割断喉管。





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大屠刹纪念碑上,一个叫马丁·尼默勒的德国牧师留下了沉痛的忏悔之语:“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后来他们追杀工会会员,我不是工会会员,我不说话;此后他们追杀天主教徒,我不是天主教徒,我不说话;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爱德蒙.伯克说:“邪恶获得胜利的唯一条件是善良人的保持沉默!”


马丁路德金说:“历史将记取社会转变的悲剧不是因为坏人的喧嚣,而是因为好人的过度沉默。”


看完这些,我感觉自己是有罪的。阿门。最后以一首大卫小诗,献给这些美丽的女性选自大卫诗集《荡漾》


寂静中的玉兰

大卫


喜欢你在屋子里走动

环佩丁当

月光长出小脚丫

把自己踩疼


喜欢你出神的样子

天使把世界带走

你还在原来的位置


喜欢你轻轻的到来

丝绸把丝绸

缓缓铺开……


喜欢你慢慢转身时

留给世界一个背影

四目相对,双臂环拥

好像金子打到了最后一层





为大卫诗歌买一次单

转发是最好赞赏

大卫工作室随时有被封号可能,长按上图即可关注


戳阅读原文,大卫《荡漾》精华,今天免费读

我要推荐
转发到